有天同寢室的同袍聊天。
喔!不!
應該說是他打攪我享受自由時光的樂趣,
我想是他為了不要讓我很安靜的看書,
所以刻意捉弄我。
他老是在就寢前看到我會傳簡訊,
終於按捺不住一抓到時機要好好對我拷問一番。
他說 :
「這麼頻繁傳簡訊,
這裡頭肯定有鬼。」
我說 :
「在當兵才有的是時間跟朋友們聯絡,
要不然等大家都很忙了,
可能連傳簡訊和看簡訊的的空檔都不會有。」
〔暗忖著連心力都要叫工作給吞噬掉〕
他小小的搖頭回著說 :
「出了社會彼此生活圈沒有交集,
就沒有共同的話題可以聊,
很難聯繫彼此的感情,
而且通常會有所聯絡的,
都是能在對方身上取到實質的幫助,
或者有進一步的目的。」
我低頭稍做省思,
我是不是無形當中落入這樣的窠臼裡,
然後並不自知。
我這樣的念頭並不是要故作清高,
藉此標新立異和別人有所區隔。
反覆做了幾次檢視,
他所提到的我也是在認同不過了,
個人覺得把它視作一條處世的法則,
算是一個普遍的現象也是很恰當的。
可是,我還會跟她保持聯絡,
心裡很是明白的覺得這與他所說的有段差距,
至少目前的情況可以為此作舉證。
於是乎,
我有點大力搖了頭說 :
「我會跟她依舊有再聯絡,
是因為曾共同經歷過某些刻苦銘心的經過,
也分享和分擔過彼此的酸甜苦辣,
就是因為這麼特別的原因,
讓我有自主性的動力花心力去撥電話或者傳短訊。」
他笑著不置可否的回了一些話,
接著說幾句讓我很傻眼的話,
可不是他提出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見解,
然後精闢一一剖析擺在我的跟前,
而是最後那一段陳述讓我不由衷覺得他真的是來亂的。
雖然我們幾番刀光劍影的相互攻防,
大抵上他都是將刀劍刺向我這邊,
我只是單純的做防守的動作,
但從這次歷劫歸來,
讓我認為純粹的友誼的存在可以讓人舒爽。
後來有次上台北和一些友人碰面,
我把這件事情發生的始末說給他們曉得,
並要求他們說出自己的看法,
一位學弟跟我講,
你這樣的念頭不就是拿你想要的部分嗎?
(這種擴大解釋也是說得通)
嗯!也許真的是這樣緣分才有持續的可能,
要不然相處起來壓力很大,
肯定是逃之夭夭,
但言歸正傳一段友誼不參雜太多雜質,
彼此都因為互動感到開心而沒有太多的包袱,
連導致變質的心理因素都不存在,
思索到這,
我覺得現在的我是個幸運的人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inci3016 的頭像
vinci3016

舒逸

vinci3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